第290章 为什么是这一次?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叶轻然:“你以为自己是太阳,以为地球失去了你就不会转了吗?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,你以为你是谁,凭什么理所当然的认为,其他人都要围着你转?”

沐清雪眼泪簌簌直掉,心底的坚定彻底裂开了。

但她瞪着眼,依旧强撑着:“我不是太阳,但我就是女主,所有人就是应该围着我转,我知道楚宴想杀我,可是他不敢杀我,因为我是女主,如果我死了,你这个女配也会死。”

叶轻然轻道:“不是不敢杀你,是没必要为了你脏了自己的手,什么女主,在我看来,你只是一个嫌贫爱福,贪慕虚荣,自私自利的女子,为了自己的名声好听一点,才会假装一个善良,才会将自己所做的一切,全部推给不得已,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受害者。”

沐清雪大喊道:“不是的,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,叶轻然,你就是见不得我好,你就是故意想说这些来打击我。”

大家好,我们公众.号每天都会发现金、点币红包,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。年末最后一次福利,请大家抓住机会。公众号[书友大本营]

叶轻然反问:“你有什么好让我让打击的,你不出众也不出名,没有好的身世与容颜,凭什么让我打击你,又有什么本事让我打击你?你说是你是女主,这话其实也没错,你确实是女主,但你只是你自己的女主,因为每个人都是自己命运中的主角,但是在他人的生命中,却永远都是配角。”

说到这儿,叶轻然转身,“该说的,不该说的,我都说了,赶紧滚吧。”

“叶轻然,”看着叶轻然的背影,沐清雪发出一声暴吼。

可是叶轻然没有回头,直到消失在她的眼底。

沐清雪不相信,当她从哪个囚禁的别墅里出来时,她依旧不敢相信。

觉得叶轻然,不可能放过她,她是女主,叶轻然这样对她,中间一定有诈,必须有诈。

这一切都是叶轻然故意设局报复,一定是……

沐清雪这么想着,甚至还有些不愿离去。

“叶轻然,你到底想干什么,你到底有什么阴谋。”

“叶轻然,不管你想干什么都没用,我是女主,我是女主,我才是女主……”

沐清雪的样子有些疯癫,“女主”两个给了她太深的执念。

她坚定的相信着自己是特别的,是世界的中心,此刻就像一个美梦被狠狠戳破,她不愿意接受,也不想接受。

叶轻然看着沐清雪步伐踉跄,被人带着离开的样子,觉得她还挺可悲的。

身在局中不知局,只因心中的欲念,一直以来她以为自己是主角,可以主宰一切,结果却把自己困死了。

以前的自己,一直以为这是一本书,就算想过远离书中的剧情,却还是有些过于沉浸在穿书一事里,却反而忽略了现实。

却没有想过,或许这本书根本就不存在。

就算存在,真的是书里又如何,谁是主角可还不一定,看楚宴不就挣脱了书的意识。

叶轻然看向旁边的楚宴,笑了笑问道:“我说把人放了,你就真的把人放了?”

楚宴,“我相信你这么做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”

“沐清雪跟你说了,这个世界是一本书中的世界,她是女主,而我是女配,但我又不是……女配,我是书外之人。原来的叶轻然被人陷害殴打,受伤严重又发着烧,突然觉醒了自己是女配的记忆,知道未来自己悲惨的下场,一时承受不住这个暴击直接挂了,让我稀里糊涂就穿进了过来,成了女配叶轻然。我今天放过沐清雪,不只是放过沐清雪,也是放过自己。希望从今天开始,能与原著彻底脱离,让这个书上的故事,能变成一个真实的世界。”

叶轻然解释道。

说出这些后,她感觉自己整个人轻松了。

好像一缕阳光穿过乌云落在心间,里面在瞬间春意柔软,繁花盛开。

楚宴:“你太心软,如果我是你,知道自己穿书,我与她是敌对的关系,一定会第一时间就把她除了,绝对不会给她机会崩哒。”

“呃,以前太累了,没能好好休息,所以穿书,我就想做条咸鱼,当是给自己放个假,等女主和几个男主在一起后,我就能回去。”

叶轻然说着,笑看着楚宴,突然话题一转:“你怎么都不关心一下你自己在书里是什么样角色?”

楚宴表示:“不需要知道,因为那于我而言并不重要。”

叶轻然非要说给他听,笑得戏谑:“沐清雪说原著里,你喜欢的人是她……”

这话还没说完,楚宴就坚定地制止了她: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除了你,我不可和别人在一起,也不可能喜欢别人。”

叶轻然:“可是沐清雪说你也是她的男主。”

楚宴:“你刚刚还说,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角。”

叶轻然:“你偷听我讲话。”

楚宴不纠结这个话题,只是道:“相对于我是谁,我更想知道,穿书前的你是谁,我要怎么样才能将你的命运和我绑在一起。”

叶轻然卖着关子,“如果我告诉你我是谁,我就会回去呢?”

“那还是算了吧。”楚宴说着,直接抓住叶轻然的手,紧紧地包裹在他手掌心内,好怕生怕她会消失一样。

“逗你玩的,这怎么可能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叶轻然调皮地笑着,那里可能这么容易离开,她觉得想要离开,必须是故事完结时。

可是现在的剧情,早到崩到了十万八千里外。

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了。

女主沐清雪和五个男主,大被同眠,一起举办婚礼的剧情,看来是永远都不会出现了。

楚宴却没有笑,脸上的神色还多了一丝严肃。

他听了叶轻然的话后,突然间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,几乎脱口而出:“希望这一次,真的会如我们所愿。”

这话说出来之后,楚宴自己有点儿微怔。

什么这一次?

为什么要用这一次,难道以前她离开过他?

两人对视的目光里,满满都是讶异。

叶轻然微微愣了一下,为什么用这一次?叶轻然眼睫眨了眨,为什么觉得楚宴这话,似曾相识。

在哪儿听过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