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2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“我家将军有请龙毓真人过府上一叙。”来的正是白天把龙毓挡在门外的那个老管家。

老管家知道龙毓的真本领,对他十分尊重,以尚宾之礼对待,不管能不能帮上忙,先带来了许多厚重礼品和银子。

“这是干嘛?贫道乃是修行之人,要这些黄白之物怕是不妥吧?”龙毓委婉推辞他说。

“将军说还请真人务必手下,全当是给玄妙观敬的香火钱了。”

“如此的话,那贫道就暂且收下吧。”

“请!”老管家掀开轿子帘把他让了进去。不过明明见冯锡范也在官驿中,依礼应该也请人家的,毕竟冯锡范有朝廷的三品官衔在呢,又是吴三桂手下的大将。但老管家并没有要请他的意思,因为他家小公子爷的病也算是家丑了,不愿让更多人知道。

轿夫没有把龙毓抬到将军府,而是直奔南城的一处老宅院,这老宅院修的挺好看,都是仿江南的阁楼风格建造的,又移植了些翠竹和南方的植物,一进府里,立刻就感觉到江南水乡的气息。前院中是条人工湖,湖上搭着几座小桥,下边流水哗啦啦,上边还有几片恬静的荷叶。

“老管家,这是……”龙毓问。

“真人千万别多心,这是我家将军的一处外宅,府中住着我家小公子爷,今日将军请您来为的就是小公子爷,请吧,将军在里边等着您呢。”老管家带着他穿过这个人工湖,来到了一座小凉亭里。纳兰将军已经摆好了酒,早早等候了。

纳兰修很客气,不等龙毓发问,先是给他倒了杯酒。然后这才缓缓道出他小孙子的古怪病症,跟冯锡范口中所说几乎没有什么分别。

“真人,这本事家丑,暗说是不该跟您说的,可……可本将军实在是没法子了,全国的名医都请遍了,连关东的萨满也请过了,都瞧不出个所以然来,现在也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。哎!我可怜的小孙子呀!”一说到孙子的病症,老将军是泪流满面。

“将军……老爷???您……”老管家一听他失言了,赶紧在旁小声提醒。

纳兰修改口说:“不,本将军不是那个意思,我知道龙毓真人法力通天,乃是承继大道之人,所以今日拜托了!不瞒真人,小孙子乃是三代单传啊!只要真人治好了他,想要什么,只管开口。我纳兰修别的不敢保证,在西北三省,只要有的,我就能给你。”龙毓等的就是他这句话。

“无量天尊,纳兰将军大可不必这样,贫道乃是出家之人,早已无欲无求,只要能帮到小公子爷就够了。那就劳烦将军带贫道去看看吧。”龙毓喝了杯中酒说道。

“真人莫急,相信过不了半个时辰,我那苦命的孙儿就会出来。”纳兰修一摆手:“来呀,把灯都熄了吧,千万别扰了孙儿。”

熄了灯,府里边立刻黑了下来,所有下人也点着脚尖退了回去,凉亭里就只剩下纳兰修和龙毓二人了。他这么做是明智的,梦游的人如果被吵醒了,天魂可就吓散了,丢了地魂好叫,要是丢了天魂那就没治了。

龙毓也不说话,就这么陪着纳兰修坐在亭子里喝酒,又过了会儿,就听内宅方向传来吱呀一声,一个穿着内衬的半大孩子从里边走了出来,他睁着双眼,双眼中黯淡无光,透着一股死气,浑身僵硬着朝着府外走去,起初走那两步还算正常,可越走越快,一步竟从凉亭跨了过去,都没跟爷爷打招呼。

“真人……您看……这……”纳兰修话没等说完呢,他孙子就已经冲出了府宅,转眼不见了踪影。

“将军莫急,今夜也不要再派人去寻少公子爷了,贫道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说着话,龙毓默念口诀,脚尖点地,噌地下窜了出去,世间没有东西跑的比千里一夜行快,他几步冲出府外,已经追上了那半大孩子。

这孩子叫纳兰宗平,15岁,正是血气方刚之年。平日里来对谁都挺和善,不但性格好,而且武功了得,就连当今皇上顺治爷也是对他赞赏有加,待他18岁后,必会被召回京城做大官的。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,纳兰修能不着急吗?要是这两年再治不好孙子的病,进了京城,怪病传到皇上耳朵里,还不得把他当不详的怪物?

纳兰宗平的速度极快,他不像是正常人的走道,两只脚一直贴着地皮往前蹭,就跟滑冰似的。

第150章 女妖的诱惑

只是他再快也快不过龙毓,龙毓缀在他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。他已是离魂症,根本没有察觉到背后有人跟踪,就算是清醒状态下,千里一夜行这门轻功也不是普通人耳朵能听着的。龙毓一直走走停停,始终躲在暗处。

跟了会儿,就见这孩子顺着一座小山,翻出了城墙,然后朝一片林子里跑了进去。

龙毓跟到林子前边赶紧停了下来,这林子里好重的阴气呀……就算住的不是什么千年老妖,也是冤魂厉鬼藏身之所。

林子里传来水流声,龙毓一瞅,原来林子尽头是条小河,纳兰宗平站在小河边上不走了,他就这么直勾勾站在河边上,盯着那平缓清澈的小河发呆。

奇怪……这么重的阴气,应该是一处藏污纳垢之所,怎么什么都没有?难道是我看错了?龙毓高高跃起,跳上枝头俯视着这条小河。不多时,就见那清澈的河面下竟然露出一个脑袋,那是一个女人的脑袋,女人长相清秀,皮肤很白,月光下,是那种死人的惨白色。她头发湿漉漉地,浑身上下一丝不挂,她慢慢光着脚丫走上河岸,冰冷的河水不停地从她发丝间往下滴答着。

“呵呵……呵呵……媚儿……媚儿……”纳兰宗平竟然开口了。

“嘿嘿……哼哼……坏死了,才来找人家!”女人冲上来扑进了他的怀中,与他百般柔情着。

她的身体十分柔软,好像一条蛇似的几乎缠在了纳兰宗平身上,二人口齿交合,两条舌头缠绕在了一起,此情此景也让龙毓面红耳赤,不免想起了家中的******。白依兰?不,心中更多惦记的是苗疆的那个俏皮小阿妹。

鱼水之欢后,纳兰宗平浑身大汗,瘫软在河边。

“人家还想嘛……你还不快去……”女人在他耳边娇滴滴道。

这小伙子正是血气方刚之时,刚才与她欢愉几乎用尽了浑身气力,可他丝毫不觉疲倦,听到美人的吩咐后,穿上衣服转过身来,茫然地朝林子外走去。

“哼哼……嘿嘿……”女人暧昧的笑着,那小动静,几乎是世间所有男人都无法抵御的魔力。

龙毓心想,好你个女妖,待贫道一会儿回来,再好好收拾你!你已成秋后的蚂蚱了,就使劲儿嘚瑟吧!

他转身从树上蹦了下去,跟着纳兰宗平的脚步,来到了林子后的一个小村庄。

这村庄不大,也就是百十来户人家,不过看的出,纳兰修让汉中城百姓生活富足,小村子家家户户房前都挂着一盏红灯笼。家家户户到了晚上也不关门闭户,无需担心有飞贼入户偷窃。

纳兰宗平就这么漫无目的地绕着小村来回溜达,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。这时,村外走进来一个汉子,汉子一只手拿着灯笼,一只手拿着铜锣。

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……”原来是个更夫。

纳兰宗平停下了脚步,站在原地不动了,他刚好是背对着更夫的,月光下,他的影子斜长,显得格外诡异。

更夫见前边有人,没敢主动靠近,开口问道:“这位公子爷,小的看你这双鞋……怕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爷吧?您住哪啊?是不是喝多了?要不小的送您回去?”

更夫半夜总能碰着这种醉汉,虽然更夫赚的不多,可平时油水不少,油水从哪来呀?比如有喝花酒的,喝多了后,找不着家了,醉倒在街边上了,他就给扶回去,一般都是有钱的公子哥,人家能亏了他吗?家人多少都会赏点。所以呀,自古以来更夫虽然这职业危险,但可也算是吃香的职业了。

更夫是有品的,属于公务员,一般时候身边都跟着几个巡城的兵勇,不过这里是城外,小地方的更夫肯定没有随从。

这更夫也是有眼力见,虽然纳兰宗平就穿了一身贴身内衬,但脚上这双靴子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家能穿得起的,上边都是用金线缝的。

“公子爷?小的跟您话呢?哎?”他又叫了一声。前边的纳兰宗平还是没话。

更夫想了想,慢慢走上前去,从后边拍了下他的肩膀。“公子?您没事吧?”

这时,突然纳兰宗平回过头来,一双眼中竟然泛起了血红之光,那表情骇人至极,害死棺材里的大粽子异样,张开大嘴就朝更夫扑了下来。

“无量天尊……”生死关头,龙毓是不得不出手了,他甩动月华仙尘,几根穗儿子飞了出去,立刻牢牢捆住了纳兰宗平。月华仙尘乃是降妖除魔的宝器,捆一个大活人还有个挣脱?

更夫吓傻了,浑身瘫软,倒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。

“呵呵……原来是这般啊?难怪呢!”龙毓走了上去。

纳兰宗平面目狰狞,口中嗷嗷大叫着,寻常人听不懂他的话,他这是尸语。

“公子莫要动怒,贫道这也是出于无奈,若不出此下策,公子这辈子就完了,活人精气是有限的,你还能供养那女妖几时啊?”龙毓拽着月华仙尘道。

他使劲儿挣扎着,可别他了,就算是山中的妖精也无法挣脱月华仙尘的束缚。

“你太不老实了,这样可不行。”龙毓手腕翻转,暗自在手掌上结了个佛手印,摆出兰花指的手势,用食指点在了他额心处。还别,这一点,他立刻有所收敛,再也不叫唤了,老老实实地跟着龙毓转身走了。

“贫道劝你忘记今夜之事,若不然当心惹来灾祸呀!”他回头对那个被吓破胆的更夫道。

“是是是……多谢道长提醒!我什么都忘了,什么都没看见!”吓的更夫屁滚尿流似的跑远了。

龙毓带着纳兰宗平又回到了那片林子里,然后收了月华仙尘,:“放心去吧。”

纳兰宗平的身体晃晃荡荡地,僵硬着朝林子里的那条小河走了过去。这次跟前番他离魂症时候又不一样了,明显这次好像是被人控制了身体,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就像个木偶,极其滑稽。

第151章 回魂

龙毓蹦上树杈子,悄声无息地在背后盯着他。

那女妖从水中光着脚丫走了上来,满脸欢喜地抱住了他。可这一抱也觉得好像不太对劲儿,可能是纳兰宗平身上没有血气,她伸手推开了他。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呵呵……”头顶上一个人笑着。

女妖抬头望去,就见一个小道士从天而降落到了河边上。

“无量天尊,敢问姑娘如何称呼呀?”龙毓先礼后兵。

“臭道士!原来是你在捣鬼!哼!我警告你不要多管闲事!”女妖怒道。

纳兰宗平就跟个木偶似的,随便被龙毓摆弄,可就是不听这女妖的话,不管女妖再什么,他就是不动弹。

“公子,你该回去了!”龙毓道,纳兰宗平僵硬着身子,左摇右晃地朕的朝林子外走去了。

“小道士,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闯进来!坏了我的好事,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!”女妖不肯善罢甘休。

“哦?是吗?贫道也想看看姑娘有何本事啊?”这样的小妖精,道行都不过数百年,满世界找多如牛毛,龙毓干脆就没把她当回事,想收服她,弹指之间就能搞定。

“哼!找死!!!”女妖怒喝,噗嗤一声,妖气升起,摇身一变化作一条金鳞巨蟒。

这大蟒应该是条水蛇,浑身已生金鳞,而且头顶上冒出了一个包,估计再过不了多少年就要长角了。看来少也有四百年修为了,不过这畜生乃是恶修之道,终究无法修成正果化身为蛟。

巨蟒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龙毓就扑了上来,龙毓身姿敏捷,向后连退了数步躲过。

“孽畜!贫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!你若不交出纳兰公子的地魂,休怪贫道手下无情了!”

那畜生岂肯让步,事到如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继续朝龙毓扑了过来。

“哼!冥顽不灵!”龙毓抽出寒血宝刃,在它那粗壮的大尾巴扫过来时,一弯腰,往上一挺,锋利的寒血刃立刻给巨蟒肚皮底下开了一个大口子。

巨蟒吃疼,嗷地一声大叫,重新幻化人形。背上那道口子,从脖颈子一直延伸到她的股沟,深的都能看着里边的骨头了,只是表面还附着着一层冰,若是没有这层冰,恐怕就血溅当场了。

“法师饶命……小妖知错了,再也不敢了!求法师饶了我吧!”

龙毓走上前来质问她:“贫道问你,为何要勾去纳兰公子的地魂,让他为你猎食?”

那女妖,只因这纳兰公子乃是文曲星转世,体内有真阳之魄,这种魂魄有助于她的修行,于是,每天晚上都会魅惑纳兰宗平前来与她幽会,待二人交合后,把自己体内的妖气输送到纳兰公子体内,迷惑他,让他继续为自己寻找猎物。每晚,纳兰宗平杀了人后,都会吸干猎物的血,回来把吸的血再嘴对嘴地喂给女妖吃,这样,这些人血从纳兰宗平体内走了一个来回,也就沾上了文曲星的贵气了。

“你倒不嫌恶心啊?多无益,快,把他的地魂交给贫道!”龙毓问她道。

“若小妖把纳兰公子的地魂还给法师,您会放我一条生路吗?”那女妖知道不是龙毓的对手,只好跟他讨价还价。

龙毓却:“你没的选择,只能这么做,若你把纳兰公子的地魂还给我,你兴许还有一条生路,否则你一点机会都没有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女妖无奈,张开嘴,吐出纳兰宗平的一缕地魂,龙毓迅速把地魂吸入月华仙尘之中。

“法师……法师……”女妖绝望地看着龙毓。

“哼哼……”龙毓冷笑着,突然圆瞪双眼,张开大手,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把手掌中凝结起旋转气流,他用大手罩住了女妖的天灵盖,瞬间吸走了女妖四百年修为,最后,女妖化作一条巨蟒,毫无生气地倒在了河边再也不动了。

龙毓回到将军府,天色已经蒙蒙亮了,纳兰修激动的一宿没睡,因为小孙子还是第一次回来这么早呢。他焦急地站在府前来回踱步,头发上挂满了初晨的露水。看得出,纳兰修是真疼爱这个孙儿。

“真人……您可算回来了!怎么样?怎么样?”他冲上去握住龙毓的手不松开。

“将军的孙儿可是回来了?”他问。

“回来了,一个时辰前就回来了,在屋里睡觉呢,就算真人此行并不顺利,本将军也得好好感谢您呀!小孙儿比前几日强多了,我看眼中也有了神魄,不再那么空洞了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龙毓点了点头。“纳兰将军,若是贫道未曾得手,怎敢回来见将军呀?岂不是要让将军失望了吗?放心吧,来来来,随我去看看小公子爷吧,贫道为他还魂。”

纳兰修这辈子就没有过这么高兴,他拽着龙毓的手就往后宅中走,下人们几乎也一宿没睡,都守在小公子爷门口,生怕公子爷再出去,好在那小子进了屋就倒头大睡。

龙退推门而入,坐在了纳兰宗平床前,先是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,他眼中的确已经有了活人的神魄,只是唯独缺少丢失的那一缕魂魄,眼神显得有些散。

“将军,嘱咐下人,给我准备烈酒!黄纸!”龙毓吩咐道。

下人们一一照办,很快的把烈酒端了上来。他吩咐众人扒光纳兰宗平的衣服,开始为他用烈酒擦拭身子。反复擦了三遍,擦的最多的是他的七窍,这儿一会儿是给他还魂的,必须清洁。

“鸡血!”他又吩咐道:“要斩落鸡头溢出的血,必须是打鸣的公鸡!”